互聯網時代對網絡時代的寫作的期望

來源: 騰訊讀書

廣告:UCloud年度大促

因為寫作的人太多,發表的平臺也數之不盡,跟著而來的問題是,好文章在哪里?如果你要瀏覽幾十篇超濫的文章、讀十篇八篇不過不失的文章,才可以找到一篇令你心悅誠服的好文章,那這種無限的可能性對你又有多大的意義?

在沒有網絡的時代,我們可以信任報刊和出版社的編輯,由他們替我們去把好文章找出來,我們花費不多,就可以坐享其成。當網絡橫掃千軍如卷席,報刊雜志和紙本書都望風披靡之后,我們有沒有可以信任的網上平臺,可以為我們去從恒河沙數一樣的文章中,汰選出值得拜讀的好文章,這才是我們關心的。

當然,有信譽有擔當的平臺還是會有的,但隨之而來的另一個問題是,現代生活的同質化、碎片化、刻板化、淺薄化,如果慢慢麻痺了人的靈性和激情,侵蝕了人的感受力和思考力,好文章還能源源不絕地誕生嗎?人人都在寫身邊瑣事,滿足于日常的小歡喜小憂愁,熱衷于無聊嘲諷和無理謾罵,不耐煩理性探討,厭惡對社會人生的深入思索,如果鄙俗成風,現炒現賣成了時髦,大家對好文章的定義就會改變,我們熟知的好文章只會越來越少。

香港這種小地方,人口絕對數字小,傳統的報刊和出版都走入窘境,而網上充斥不講理而講語言暴力的網民,要期望好文章,恐怕比期望好食物難很多;在內地和臺灣,這種危機還沒有那么明顯,還有個別作家的書印數以百萬計,但總的趨勢也是下行居多,這是大趨勢,誰也改變不了。

當然,對網絡時代的寫作仍舊可以有期望,問題是那些文章將承載什么思想,這些思想對我們的社會生活和個人生命將產生什么影響。就我個人來說,如果有足夠時間在網絡上流連,我希望讀到的文章,包括幾方面:

第一是希望多讀到專家寫的文章。在信息泛濫的今日,每天接觸海樣的信息,領域中的專家可以幫我們去偽存真,把好文章和最新的專業知識推介給我們。專家學者將深奧的專業知識普及化,深入淺出,滿足我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不同門類的新知在豐富我們常識的同時,也使我們面對復雜多變的時代,更通達開闊,應付裕如。歷史、政治、財經、文化、科學等等,每每看到專家紆尊降貴為我們撰文解惑,我都心存感激。

第二是多讀到干預生活的文章。這年頭社會矛盾尖銳,思想偽裝花樣百出,是非時常顛倒,黑白容易混淆,政府欺騙民眾越來越專精,百姓的思想越來越分化,好寫手直面殘酷現實,從混亂世相和眾聲喧嘩中抽離出最基本的情理,傳達時代精神,批判愚昧意識,使我們在沉淪困境中找到解脫的出路。每次讀到一些對現實鞭辟入里的好文章,或刀刀見血,或一刀封喉,令讀者醍醐灌頂一樣澄明醒悟,那種滿足感和痛快感,足可浮一大白。

第三是多讀到思想交鋒的文章。在多元而沒有權威的時代,各種思想在民間流竄,新思想新理念也層出不窮,奸狡的可能善于偽裝,深刻的又未必精于表述,知其然不知其然的多,各種各樣的詭辨術充斥于途。在這種情況下,不同思想的交鋒有助理清事實,切中要害,也有助于拆穿一些謬誤,消除一些偏見。思想交鋒的文章,只要講道理,總能令一般讀者明辨是非,而在互相質疑挑戰的過程中,讓自己的推理更縝密,論點更穩固,對于作者和讀者,都是功德無量。

第四是保留漢語美感的文章。網絡文章追求“短平快”,人人都想出奇制勝,因此新的詞語和句式花樣翻新,稍不留意,就有很多新詞匯新句式令人讀不懂了。創新是好事,但規范仍是需要的,舊的規范可以打破,但也需要延續一道中華文字的血脈。在前網絡時代,文字側重于規范,創新很慬慎,當其時生活語言要進入文字,需經過專家的關卡,但在網絡時代,人人皆可創新,網絡新語肆意流行,作篩選的不再是專家,而是廣大網民。創新會不會導致泛濫、失范,以致中國文字在很短時間內變得面目全非,那是令人擔憂的問題。

在沒有規矩的網上,只有好或不好,沒有可以或不可以,無限可能性會帶來無限的價值重整,最終好與不好的標準會重整成什么模樣呢,這就很難說了。大多數人的共同意志決定社會發展的方向,我們是被大眾裹脅的,在我說來,只要繼續有上述的好文章可以讀到,希望就還在。

廣告:快杰云主機推廣

相關內容

編輯:Admin 時間:2013/7/1 10:05:48 閱覽:178   返回    
互聯網
寫作
掃描關注 53BK報刊官網
掃描關注 53BK報刊官網
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